[他乡的故事] 陈伟贤觉得还是故乡最美

[他乡的故事] 陈伟贤觉得还是故乡最美

[他乡的故事] 陈伟贤觉得还是故乡最美陈伟贤 Profile
年龄:51岁
职业:某跨国企业越南与缅甸总经理
学历:国际企管与经济硕士
嗜好:热爱旅行与探索
钟情电影、摄影、音乐、阅读、美食、红酒与咖啡
喜欢习作与分享故事;喜欢充满启发性的人事物
座右铭:
LIVE LIFE WELL – Fill Your Life with Adventures, Not Things! Have Stories to Tell, Not Stuff to Show!
“尽情享乐生命——成为一个经验满载的人,而非荣华富贵的人;成为一个充满故事的人,而非虚张声势的人!”

[他乡的故事] 陈伟贤觉得还是故乡最美▲陈伟贤接受越南胡志明市某家电视台访问,在海外,言行举止代表着国家,不只是个人而已。

凡走过必留下痕迹,陈伟贤过去几十年都在不同国家留学和工作,趁着年轻及无牵挂,到不同国家生活工作,借此看世界及体验不同国情及文化。他热衷于尝试新事物,以累积人生经验,因此通过本身专业——国际企管,到外国开拓市场。

所以他坦诚,这几十年来收入的确提升不少,可是更难得的是,赚取了比别人不一样的经验。正因自己多年在海外闯荡,反而更喜欢马来西亚,更珍惜国家的一切。即便曾旅居发展国家例如欧美国家,但他并没有打算移民,他清楚知道,自己终有一天会回到马来西亚。

陈伟贤自认很幸运,有兄弟姐妹帮忙照顾在家乡的父母,让他无后顾之忧。“出国工作可能在物质上有所回报,也有可能跟留在马来西亚没太大差别,但至少你的视野不一样了。所以我很鼓励本地年轻人,若家庭因素允许的情况下,不妨到外国工作几年,开拓视野、探索人生。”

[他乡的故事] 陈伟贤觉得还是故乡最美▲参与海外的其中一场晚宴

遇排华不敢讲中文
越南曾经被中国统治过,所以依然保留中国传统习俗,与马来西亚一样庆祝春节、中秋节等传统节庆。基于越南历史变迁,南北有大不同。位于北部的河内是越共发源地,民情文化与中国非常相似。

位于南部的胡志明市,当年越战曾获得美国的支持,从当地人的消费模式,看得出他们非常崇洋,极度排斥中国。在越南生活七年里,最令他难忘的就是经历2013年排华事件。

“当地人严重排挤中国人,他们分不清中国人或台湾人,只要看到是华人模样,一律排挤,害得我们马来西亚华人搭的士时,都以马来话沟通,不敢讲华语。”

当时设在越南的台湾及新加坡公司,因为有中文字而无辜遭殃,他一些台湾朋友漏夜逃难到机场即刻离境。伟贤的公司按照大使馆的程序,赶紧挂上马来西亚国旗,避免无辜中招。他补充,越南与中国对南海主权还未解决,当与越南人有工作上接洽时,必须把相关岛屿纳入属于越南的地图里。所以在海外生活,必须提升自己对周围环境的敏感度。

越南生活趣事数不尽
伟贤有好多有趣故事分享,刚到越南时,他无法想象越南人到底有多热爱唱卡拉OK,因为他们无时无刻都在唱歌。“一大早还未起身他们就在唱歌,就连半夜也在唱歌。他们不是自己在家唱K,而是提高麦克风声量、放大音响,唱给所有人听。

不管喜事或丧事,三天三夜唱个不停,而且还是那种哀怨的对唱,对我而言很骚扰!”

另外,让伟贤有点难以接受的是当地人很爱吃味精,当地超市有一个专卖十多种不同品牌味精的区域,足以证明当地人喜爱味精的程度有多高。所以,他无法适应当地的外煮食物,尽量自己在家烹煮。他也积极参与马来西亚驻越南领事馆的活动,就有机会品尝马来西亚美食。

[他乡的故事] 陈伟贤觉得还是故乡最美▲陈伟贤现今人生另一个里程碑是在缅甸旅居。

一张SIM卡叫价RM1,250
伟贤形容,八年前初到越南时,发现比马来西亚倒退十年;去年初到缅甸时,发现比马来西亚倒退二十五年。他经历了两个国家从落后到开放的转型情况,从早期什幺都缺乏到今天发展神速的时代,有更深的体会。缅甸由军政府掌管近三十年,前几年终于民主改革成功,从锁国到开放,短短几年有很大的转变。

“现在缅甸从中国进口智能手机很便宜,大家都有能力拥有,电信公司抢攻缅甸市场。在2013年以前,只是一张SIM卡就要1,250令吉,是只有高官富人才能负担得起的奢侈品。”

他说,在2015年以前,缅甸还会停电1、2天,虽然现在稍有改善,但偶尔还是会停电半天,严重影响外企的操作。“我曾经历过落后的马来西亚,对这种突发状况可以坦然接受;但对90后的年轻人来说,完全不能接受这种糟糕的状况,因为他们根本没经历过。”

可能缅甸人长年受压迫,养成认命的心态。他们不会为自己的权益去争取任何东西,甚至作为基本的消费者意识也没有。以前他们要吃一口饭都是奢求,如今有这样的生活已算不错了。

[他乡的故事] 陈伟贤觉得还是故乡最美▲旅居海外后,对马来西亚反而多了一股很深的认同感。

始终觉得月是故乡圆
常年在外国,再看回自己的国家,会特别珍惜马来西亚的发展,也会对生活怀有一颗感恩的心。他常听到马来西亚人投诉政府程序繁文缛节,但他认为,若跟缅甸相比的话,或许马来西亚人会难以忍受到吐血,本地政府服务态度比越南与缅甸好很多倍!

他毕竟体验过先进国的便利,以及落后国家的累赘,始终觉得自己的国家最好。“我对自己的身份认同感更深,一直关注马来西亚发生的事情,从远距离看回自己的国家,有很深的体会。”

伟贤从不羡慕欧美国家的生活,现在定居在欧美国家的朋友反而想要离开,因为生活在恐袭、难民涌入的不安阴影下。他也不像一些常年漂流海外的国人缺乏归属感,因为他都会定时回国,每年大概有百分之二十的时间,都会在马来西亚陪伴家人。

无论如何,他近期有打算,或再过几年就回到马来西亚生活,尽情享受祖国的美丽风情。

订购杂志 
订购电子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