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在上班」妻笑点头

「我还在上班」妻笑点头

记者严云岑/专访

「我...现在还有在上班。」邱孟晖说完这句话,略显侷促地转头看向妻子庄素玫。她微笑点头,鼓励丈夫说下去。彷彿受到鼓舞,邱孟晖又重新面对镜头,介绍自己的行业,「我在航运公司工作,只有週末会来Young咖啡坊打工。」庄素玫看着丈夫,继续点头,只是微笑的眼角已泛起些许泪光。

「我还在上班」妻笑点头 

▲年轻型失智者邱孟晖与妻子庄素玫。(图/记者黄克翔摄)

请继续往下阅读...

今年63岁的邱孟晖是週六限定「Young咖啡坊」店员,8年前心肌梗塞让差点夺去他的命,昏迷20多天清醒后,却出现严重后遗症,在家拿着水壶忘了怎幺倒水,进浴室也不知道怎幺洗澡、刷牙。

庄素玫以为丈夫是中风造成脑伤,努力带他去复健,期待总有一天能康复,但持续了一年,却未看到成效,日常遗忘却愈发频繁。后来经朋友介绍到台大医院精神科邱名璋医师门诊,做完测验确诊失智,那一年邱孟晖55岁,正值人生壮年期。

「我还在上班」妻笑点头

▲邱孟晖绰号班长,是Young咖啡坊外场主力服务生。(图/记者黄克翔摄)

失智不是老年人专利。根据国际失智症协会统计,30至64岁失智盛行率为千分之一,推估台湾的年轻型失智人口约有1.2万人,患者男多于女,且对药物反应不佳,病程进展快速。

台湾失智症协会秘书长汤丽玉表示,许多年轻型失智者确诊时正处事业颠峰期,被迫离开工作岗位,只能在家闲赋,体力无从发洩,容易出现情绪问题。台湾失智症协会去年开设Young记忆会馆,透过音乐、戏剧等课程,帮家属与患者找去处;今年4月更开办「Young咖啡坊」,帮患者找回社会归属感。

邱孟晖在Young咖啡馆绰号「班长」,负责外场接待、送餐与结帐,他总是微笑面对每一位到访的客人。结帐遇到找钱时,需要思考好几秒,或经旁人提醒,才能算出正确数字。但客人理解他,只是微笑等待,或说「我不急,你慢慢来」,直到他用了1分钟时间,做好正常人10秒就能完成的工作。

「我还在上班」妻笑点头

▲Young咖啡坊的咖啡、饼乾与轻食,都是失智者亲手製作。(图/记者黄克翔摄)

在没有上班的日子,邱孟晖就来瑞智互助家庭或Young记忆会馆报到,从做咖啡、唱歌训练记忆。他把上课说成「上班」,庄素玫也不点破,顺势接话,「如果没有协会、互助家庭,我们不知道要去哪里,他每天待在办公室会很无助。」邱孟晖看着妻子,满脸的安心。

汤丽玉表示,年轻型失智患者与老年型失智症患者最大的差别在于「情绪波动」,不质疑、适时转换话题,是患者最大的安定剂。Young咖啡坊虽然培训了10名準店员,3月试营运时,却只有5人能顺利上工,而在营业时间,也曾出现店员心情不好,吵着要回家的突发事件,最后因为安抚不过,只能由协会人员替补上场。

「我还在上班」妻笑点头

▲失智症协会秘书长汤丽玉。(图/记者黄克翔摄)

庄素玫说,先生对咖啡很有兴趣,週末上班都会自告奋勇处理很多事情,加上每天在「公司」都易喝一两杯咖啡,现在泡的十分上手。先生泡咖啡,她也跟着受惠,几乎每天都能喝上一杯手沖。被问到是否有重谈恋爱的感觉?她与先生对视3秒,在先生的点头催促下,她笑答「有吧,有啦!」

Young咖啡馆开张了。邱孟晖缓缓表示,「欢迎大家来这个咖啡馆,更欢迎年轻失智型患者来加入。」庄素玫贴心补充,希望来的人在接受服务时多一点耐心,「你脸上表现出来平静,对他们就是平静;你表现越急躁,他们就会很紧张。」

▼Young咖啡坊店员全由年轻型失智症患者组成。(影/记者徐斌慎摄、记者吕晓雯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