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妇的离职信/有实无名的婚姻生活

文/金英朱 图/Shutterstock

媳妇的离职信/有实无名的婚姻生活 

婚后, 先生把我放在媳妇的位置后, 自己就好像完全退出似的总是不在场。他完全不做家务事。离开娘家来到这里生活的我, 好像独自被关在名为「 公婆家」 的巨大岛屿上。公婆家距离娘家很远, 我连一个可以诉苦的对象都没有。在公婆家, 先生本该是唯一能支持我的人…… 。

我每天盯着时钟, 等待先生下班, 以为跟先生诉苦, 得到他的安慰后, 心中的郁闷就可以减少。我之所以能熬过一整天, 期盼的是先生回来能安抚辛苦的我。之所以能撑过一整週, 希望的是假日可以跟先生享受两人世界。

但是先生在婚后一週, 就说为了健康要加入了晨间足球社。于是, 我变成了「 週日寡妇」。不久之后, 先生又说为了学习英文, 下班后要去补习班, 每天都很晚回来。

先生总是不在我身边。我们没有一起外出过, 他也从来不曾好好听我说话。我的期盼和希望完全破灭后, 心中只剩下愤怒。婚前, 母亲知道先生是大家族的长男, 就极力反对我结婚。当时, 让我下定决心还是要结婚的, 是先生的一句话:

「 有我在, 不会有任何问题。不管有什幺困难, 我都会承担! 」

当时, 这句话让我觉得先生相当可靠。我就这样因为相信先生的一句话,跟着他走进了公婆家, 等我走出来时, 已整整过了二十三年。

先生希望我可以扮演「 好妻子、好媳妇」 的角色。只要我一跟他说自己内心的痛苦, 他就会开始说起自己的工作是多幺辛苦和艰难。

「 上班真的很痛苦」、「 职场生活好像在打仗」、「 我作为一家之主已经这样牺牲了, 为什幺那点小事妳就不能忍耐呢」 等等。

这些话, 其实是他在为自己能随心所欲生活, 且完全不关心在家里的我而找的藉口。

「 我如果没有参加足球社,( 因为压力) 都不知道会变成怎样了。」

先生每个星期日都会出门参加足球社活动, 他认为那是为了健康一定要做的重要活动。就像疯狂的信徒般, 不管发生什幺事情, 都绝对不能不参加。当然, 运动之后的聚餐, 也很自然的要全程参与。

结婚三週年的纪念日, 我们安排了去济州岛两天一夜旅行。我每天数着日子, 等待旅行的到来。那时候儿子还小, 还要事先请公婆帮忙带。我真的非常期待婚后第一次两个人的旅行。但是我们的旅行时间却是, 星期六凌晨六点从首尔出发, 星期日凌晨六点就得搭飞机回来。原因是先生要参加「 晨间足球社」。到济州岛旅行只安排两天一夜时间本来就不够, 而且也不是能常常搭飞机去。于是, 我哀求先生这次先不去社团可以吗, 但他居然完全没考虑就拒绝了我。

先生本来只有在星期日跟足球社员碰面, 慢慢的变成连星期六也和他们在一起, 一起打撞球, 甚至喝酒。每当我对此表示不满的时候, 他总是拿「 需要消除累积了一週的工作压力」 来敷衍我。就这样, 我的先生连星期六也被晨间足球社抢走了。慢慢的, 星期五下班当他回到家, 快速停好车后, 就又出门了。我的「 週末寡妇」 时间, 提早到从星期五就开始。即使是平日下班, 或是休假日难得在家, 他也说为了舒缓上班的疲累, 只是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我虽

然有先生, 却过着没有先生的生活。

每当我表示不满的时候, 先生就会拿工作压力当藉口, 理直气壮的反覆强调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于是, 先生的週末时间变成我无法碰触的话题。偶尔会因为我的请求勉强一起去旅行, 但对他来说, 陪我一起出门已经是给我恩德了, 所以从出发到回来, 所有的事我得一手包办。出门前, 我要忙着打包行李, 又要照顾小孩, 若先生已经準备好, 就会用质问的眼神看着我, 责备我为什幺还没準备好。

除了晨间足球社抢走了我先生之外, 我还有一个长久以来说不出的痛苦。

我跟先生虽然是夫妇, 但他不是陪在我身边, 总是待在别人那里。那是先生在晨间足球社认识的大哥, 他们无话不谈。从星期五晚上到星期日, 先生全都和那位大哥在一起。当时, 大哥被公司裁员, 很长一段时间都找不到工作。

先生经常陪他喝酒, 好几次都喝醉了才回家。他说看到大哥辛苦的样子自己很心疼, 不管怎样, 都希望自己可以成为大哥的力量。不论是谁来看, 先生跟那位大哥的关係已经超过朋友间的关怀。甚至连那位大哥的妻子也说, 两个人根本就是没有睡在一起的夫妻。

有一次, 先生喝得烂醉才回到家, 对我感叹的说, 他看到大哥辛苦的样子, 心如刀割。说完, 竟然在我面前流下了眼泪。被先生冷落的我, 此时更显得倍加凄惨。我看着他, 整个心全碎了, 眼泪再也止不住。我好想在先生面前死去。

他把心思放在那位大哥身上的时候, 是否曾想过被他长期冷落的我。他对那位大哥的关心的十分之一, 不, 就连百分之一也好, 是否曾给过自己的妻子, 是否曾为在公婆家一个人流泪的妻子心疼过。

隔天, 我对酒醒了的先生说:

「 你跟那位大哥比跟我还像夫妻。你要跟我过日子, 还是跟那位大哥过,你选一个。我实在再也忍不下去了。」

先生认为我是在无理取闹而拒绝回应。之后, 他跟那位大哥的关係又维繫了好几年才结束。结束的理由是大哥觉得先生不理解他,因而内心受伤了……。

对我来说, 这段就像外遇的关係整整维持了十年以上。

每个週末, 我都必须一个人过, 真的非常痛苦。特别是春天和秋天, 每当週末好天气时, 我更是倍感寂寞。而先生依旧自顾自的独自外出。

某个秋天的週六早晨, 看到耀眼的阳光洒满阳台, 我突然感到悲伤。那天先生睡得很晚, 吃完早餐后, 就说要出门。像这样美好的天气, 我真的想跟他一起过。并不是特别要做什幺或去哪里。只是, 想跟他在一起而已。于是, 我问他今天可不可以不要出去, 一起待在家里好吗? 他一口就回绝我了。

邻居家的先生会陪小孩玩, 会跟家人一起去旅行、看电影、买东西…… 。

这些都是家庭间平凡的生活。可是, 为什幺在我们家却无法拥有那样的週末日常呢?

我当然也想过, 即使没有先生的陪同, 我也可以独自出门度过寂寞的週末。可是, 当时孩子们还很小, 我也不方便出门。等孩子们较大了, 我就独自带着两个小孩到处爬山。去爬山的时候, 我最羡慕看到全家人一起出来, 特别是看到爸爸把小孩背在肩上的画面。我也有先生, 小孩也有爸爸, 为什幺我们全家人不能一起出来爬山。每次我都会因为这样而伤心。

有一次, 听到比较亲近的邻居这样说我:

「 我还以为某某妈妈是没有老公, 一个人养小孩的单亲妈妈呢! 因为每个週末, 只看到她一个人带小孩出门…… 。」

小孩一下子就长大了, 也不想跟妈妈出门了。于是, 我就开始一个人去爬山。慢慢的, 我也习惯了一个人, 不管去哪里、爬哪座山都觉得很愉快。所以, 每个週末我都去爬山。

某个晚秋的日子。枫叶实在太美, 我边赏枫边慢慢的往山上爬。枫叶一路蔓延到山峰, 那天我贪心的整整爬了六七个小时。虽然身体非常累, 但是内心却感到十分满足和愉快。

让双腿稍微休息之后, 我慢慢往山下走。爬上来的时候还没有注意到, 下山时才发现身边全是情侣、夫妻和家庭。走在我前面的是一对中年夫妇, 两个人手牵着手, 和睦的边轻声聊天边走下山。当我发现自己正羡慕着他们时, 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孤单。我以为我早已习惯, 但此时此刻我的脚步却越来越沉重, 整个人显得凄凉不堪。午后的一阵凉风突然吹来, 眼泪就这样流了下来。

当全身被冷空气包围时, 似乎连孤寂都沁入了骨髓。我真的非常寂寞。身旁没有人的空虚感, 从皮肤扩展出去的瞬间, 眼泪再也止不住。

「 为什幺我的先生不在身边? 我的先生在哪里? 」

密密麻麻的落叶掉满地, 每走一步就会发出沙沙的声音, 我的眼泪止不住。我喜欢爬山, 我明明已经坚强的一个人爬了很多年的山。但其实我一直在欺骗自己, 我不寂寞。我竭尽全力支撑住的大坝, 就在那天一下子崩塌了。

就在那个美丽的秋天, 我每週的爬山习惯就此停止了。因为我再也不想一个人去爬山了。

本文出自《媳妇的辞职信》采实文化出版

 媳妇的离职信/有实无名的婚姻生活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