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0亿欧元保卫战:不愿撙节改打历史外交牌,希腊能否如愿获

2014年,自2008年经济持续走下坡的希腊,年度GDP仅2380亿美元,所佔比例不到欧盟的2%,负债则已高达3425亿欧元(约11兆元台币)。

这庞大的债务,专家估计恐怕要58年才能清偿完毕,而欧洲北方国家对希腊新政府反「撙节政策」的态度已逐渐失去耐心,故希腊脱欧的说法甚嚣尘上。

3400亿欧元保卫战:不愿撙节改打历史外交牌,希腊能否如愿获

纵然希腊于已履行承诺,偿还国际货币基金(IMF)4.5亿欧元,使投资人对欧洲地区稍稍恢复信心。但根据CNBC报导,2015年希腊总计还要付给债权人225亿欧元,其中87 亿欧元是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MF、67亿欧元给欧盟,而这对目前尚未从国际组织得到任何援助的希腊,若未能提出经济改革计画且得到欧盟债权人的认可,其国库极可能在近期内见底。

渐渐走向死胡同的希腊,开始在地理、历史、外交等各方面着力,企图将债务问题提升到欧洲团结与人道危机的层次,以获取新一波的纾困款甚至是债务的减免。

欧、亚、中东的交界  绝佳的战略基地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希腊在1946至1949间经历了共产党与保王党间的内战。当时,英美担忧希腊会落入共产党的势力範围,于是大力扶植保王党。而希腊则于战后加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了美国在巴尔干半岛的屏障。

直到,希腊自二战后首次出现左翼政党领导的政府。激进左翼联盟党领导人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于1月26日在总统府宣誓就任新一届总理,也使希腊与欧洲债务人的关係变得更为複杂。

希腊位于欧、亚、非交界,良好的战略位置成为一个武器,说服欧盟不要忽视希腊退出欧盟区对西欧的冲击。对欧洲国家来说,缺少希腊这个屏障带来的主要影响为:

防堵伊斯兰国困难度增加

希腊外交部长克奇亚斯((Nikos Kotzias)遂对西方国家提出严正的警告,表示「如果希腊经济崩溃,将有数百万的移民和数千万的恐怖份子涌向欧洲。西巴尔干半岛情势不稳,现在还有乌克兰、叙利亚、伊拉克和北非的问题待解决。」

不仅如此,面对德国与欧盟议会会长的施压,希腊国防部长卡门诺斯(Pano Kammenos)更在接受泰唔士报採访时说道:「对希腊国内事务的插手不该只是充耳不闻,这是不道德的。如果希腊离开欧元区,岌岌可危的绝不只是欧元和金融体系,因为假使希腊被迫退出欧元区,大量没有证件的非法移民将从土耳其涌入欧洲,并到达西欧的核心地区,而这些人可能包括了ISIS的激进分子。」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东南欧军事力量瓦解

卡门诺斯在3月接受德国画报专访称,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西班牙和义大利最终也会退出。卡门诺斯表示:我们需要在欧元区找到出路,但这个出路不能是希腊人持续偿债。希腊并不需要第三次纾困,而是希望如德国在1953年伦敦债务会议上有债务减记。

若希腊债务危机转变为地缘政治危机,俄罗斯很可能趁虚而入,往欧洲内陆扩展其势力範围,而当西方国家还在对俄国进行经济制裁且全力防堵伊斯兰国时,希腊与俄罗斯友好绝非欧洲国家与美国所乐见。

3400亿欧元保卫战:不愿撙节改打历史外交牌,希腊能否如愿获
希腊位于欧、亚、非交界,绝佳的地理位置赋予其特殊的地位。对欧洲来说,在防堵伊斯兰国、与俄罗斯抗衡中,希腊都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跟德国翻旧帐  谁敢挺希腊?

根据德国明镜周刊报导,希腊于4月6日举行「债务危机真相委员会」,希腊财政部副部长马达斯(Dimitris Mardas)声称取得了美国二战时期的机密记录,特别是纳粹德国在二战中给希腊造成的巨大损失,而德国应向希腊支付约2787亿欧元的赔款。

德国经济部长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因而表示,指希腊的左派政府试图透过赔偿影响债务协商;德国坚守1990年的德国主权协定,且已结束了关于赔偿的争议。

今年1月,极左翼联盟在希腊议会大选中胜出,新任总理齐普拉斯在竞选时就表明,将会要求召开欧洲债务会议,重新磋商希腊主权债务的偿还条款。美国彭博社即在1月27日发表社评,表示此为齐普拉斯唯一有建设性的提议,因为减免债务可帮助希腊创造就业、促进经济增长,并能偿还余下债务。

希腊从2012年开始实施财政紧缩政策后,失业率飙升至25%,预估有近一半人口处于贫困状态。因继续实施撙节政策无法增加希腊的还债能力,更无助于欧盟经济的发展,故齐普拉斯要求减免三分之一的债务,但不仅是德国,其它欧盟会员国也表示强烈反对,担忧债务减免会产生道德风险,变相鼓励希腊肆意挥霍。

不过此大规模减免在历史上早有先例。二战后,德国累积了约230亿美元的债务,占国内生产毛额的100%。一般认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签订的「凡尔赛条约」,其不公平债务赔偿条款是促成纳粹兴起的原因。因此债主们认为强迫德国偿还全部借贷只会拖慢复甦进度,甚至影响欧洲的稳定。

经过半年的谈判,签订〈伦敦债务协议〉(The London Agreement on German External Debts),以英、美、法为首的债权国同意减免德国约半数债务,德国负债因而从320亿马克降至150亿,分30年偿还。此外还规定偿债资金要来自出口盈余,并指出结构改革不应危及福利制度,以免动摇民主。

同理,因撙节政策而导致经济衰退的希腊,促成了齐普拉斯所属的激进左翼联盟党在选举中胜选。正是因为欧盟过于严苛的借款条件,才使得希腊人民选择激进的左翼政党,希望能够突破多年经济衰退的窘境。这也是希腊自二战后首次出现左翼政党领导者,由此大大显示出希腊人民对于改变的渴望。

齐普拉斯以德国负债过往为本,指出德国就是因为1953年在伦敦签订的协议,而获喘息空间,经济也才能快速复甦,而他希望希腊也能得到程度相似的减债条件。

二战后,美国为对抗当时的苏联而支持德国,加上英国开放市场的助攻,促使德国产品顺利出口并推动经济成长,快速地重拾竞争力。但是德国与希腊的债务性质本不相同,且各国对希腊经济复甦的能力仍然抱持质疑的态度。因此希腊必须让债务国相信,为希腊减免债务是与其利益相符,否则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将不太可能愿意继续借钱给希腊这个无底黑洞。

(相关报导:诺贝尔经济奖得主怒批大家都不懂什幺是「债」,强迫紧缩政策是死路一条)

3400亿欧元保卫战:不愿撙节改打历史外交牌,希腊能否如愿获

齐普拉斯于在莫斯科进行为期4天的官方访问,因齐普拉斯所属的Syriza左派政党信奉马克思主义,而希腊与俄国也因信仰东正教而有所连结,因此两国关係是否会影响欧洲未来的发展方向引发全球关注。

会后,普丁表示齐普拉斯并无向俄罗斯寻求财政援助,两人会面的主要目的为讨论希腊与俄罗斯未来合作的可能性,主要内容有:

农产品禁运令解禁

俄国一直是希腊的主要贸易伙伴,直到2014年8月,俄罗斯为反击欧美经济制裁实施外国农产品禁运令后,希腊对俄国的出口量才大减,两国贸易额减少达40%,2015年首季希腊对俄国出口额则较2013年同期减少23.9%。塔斯社(TASS)报导,希腊在俄国为期1年的禁运中,可能损失高达1亿8000万欧元。

会谈后普丁提议成立一个农业合资企业,让希腊可将境内农产品出口到俄罗斯。这样一来,希腊就不受俄罗斯制裁欧盟的限制。

能源领域合作

俄罗斯提出了天然气管线经希腊的合作计画,若将通往土耳其的天然气输送管线延长到希腊,不仅可以让希腊赚取数亿美元的输送费,同时也能提高希腊地源政治的地位。

此行双方谈论在旅游、贸易、农业方面加强合作,而俄罗斯也表明愿意强化在能源及企业方面的合作。此外,普丁还表示俄罗斯企业对希腊可能民营化的基础建设及其他产业也有投资意愿。

除了到俄罗斯进行官方访问之外,齐普拉斯也积极与中国建立良好关係。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于4月14日下午应约与其通了电话,齐普拉斯介绍了希腊对加强两国各领域合作的计划,特别是比雷埃夫斯港的部分。而4月15日,中国投资者在最新一轮拍卖中购买了价值1亿欧元的希腊短期国债,至于中国是否会对希腊提供更多援助目前还不得而知。

3400亿欧元保卫战:不愿撙节改打历史外交牌,希腊能否如愿获

债务偿还日一天天逼近,希腊与债权人仍未达成共识。希腊债务问题产生的影响非常巨大,最终还是要等待欧盟完全评估自身利弊后,在边缘化希腊和欧洲团结间做出选择。但是,若希腊提不出具体改革计画来取得欧盟与国际货币基金的信任,可能的结果,便是欧盟与国际货币基金不愿再给予希腊任何纾困金。

4月18日,欧洲联盟执委莫斯柯维奇(Pierre Moscovici)表示,希腊问题必须在5月11日欧元集团会议时达成协议,比原先规划的4月24日晚了20天。此为欧盟官员首度为希腊债务问题订下谈判期限,结果如何就待那日到来。